百亿私募大佬又出事!被强制执行5.5亿,此前已被限制高消!公司紧急回应

私募大佬,再次陷入数亿元的官司!

8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北京信中利及实控人汪潮涌(身份证名:汪超涌)再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5.54亿余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日晚间,ST信中利紧急发布《北京信中利投资涉及仲裁进展公告(补发)》称,于2022年6月10日收悉北京仲裁委员会在2022年6月2 日作出的第1537号仲裁决定书。

本次仲裁是由长城人寿保险申请,北京仲裁委员会最终裁决,北京信中利投资支付长城人寿保险合伙份额转让款人民币5亿元及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裁决汪超涌对债务总金额承担连带责任等。

值得注意的是,汪潮涌此前已经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7月初还接到了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被限制高消。

不过,从汪潮涌的朋友圈来看,依旧保持正常状态,并时刻关注创投市场的动态。

信中利紧急补发公告

去年一度因被拘留而失联37天的汪潮涌,仍然没有摆脱资金断裂的困局。

8月4日晚间,ST信中利发布《北京信中利投资涉及仲裁进展公告(补发)》称,于2022年6月10日收悉北京仲裁委员会在2022年6月2日作出的第1537号仲裁决定书。

即早在6月10日,信中利就收到了仲裁决定书,但却一直未公布。信中利在《补发说明公告》中称,“由于业务经办人员因离职交接等事项未能及时整理收到的文件,导致公司未能及时披露该诉讼事项通知书。”

仲裁进展公告显示,本次重大仲裁事项是由长城人寿保险申请,仲裁受理日期为2021年8月11日。被申请人为,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汪超涌。

纠纷的起因是,长城人寿保险与信中利及汪超涌签订了《合伙份额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被申请人受让申请人持有的共青城信中利永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永信基金”)的全部合伙份额。

最终,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如下:信中利向长城人寿保险支付合伙份额转让价款5亿元;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1036.02万元,另以合伙份额转让价款为基数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两倍作为逾期付款违约金适用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支付律师费 32.50 万元以及保全责任保险费21.84 万元;汪超涌对申请人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此外,信中利及汪超涌向长城人寿保险共同支付差额补足款4000 万元,另以合伙份额转让价款为计算基数,按照 8%的年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还包括仲裁费268.30万元,保全费5000元。

信中利及汪潮涌被执行5.5亿元

8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该事项已经进入执行阶段,北京信中利及实控人汪潮涌再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5.54亿余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22年7月25日。

信中利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近期在与长城人寿保险就涉永信基金相关事项进行谈判,同时也将寻求其它可施行的解决方案的谈判和推进。同时,公司将于近期向法院提起撤裁程序、不予执行申请等,以维护信中利的合法权益。

中基协和启信宝数据显示,永信基金成立于2017年6月、备案于2019年5月,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都为18.2亿元,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长城人寿保险是这只基金的其中一个LP,持股比例为27.4725%,除此之外该基金还有6个LP,其中一个为认缴2亿元、持股比例10.9890%的东吴人寿保险。

东吴人寿保险与信中利和汪潮涌的纠纷则在今年3月和4月已经判决。

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对东吴人寿保险、汪潮涌合同纠纷先后作出了民事一审的民事判决书和民事裁定书,判决汪潮涌支付东吴人寿保险优先投资回报2400万元及滞纳金,裁定冻结被申请人汪潮涌银行存款1780.18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深陷债务危机,汪潮涌还被限制高消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陷入债务危机,自2021年4月份以来,信中利及汪潮涌已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2021年7月,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信中利公告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今年2月22日,信中利披露公告,因未完成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公司及相关主体及实控人汪超涌被北京市第三中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4亿余元。

2021年9月,汪潮涌因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件,遭深交所通报批评,此外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公开资料显示,1987-1998年,汪潮涌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中国区负责人,素有“华尔街中国神童”之称。

汪潮涌于1999年创办信中利资本集团,并担任董事长至今。信中利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投资机构之一,其管理基金规模一度超过300亿,累计投资近200家企业,包括百度、搜狐、华谊兄弟、阿斯顿马丁等国内外上市公司,汪潮涌在2015年迎来高光时刻。

2016年5月,汪潮涌以16.5亿元现金并购惠程科技11.1%的股份,相对于惠程科技当时8.89元的股价,溢价幅度高达113.7%。举债高溢价收购惠程科技,使得汪潮涌兵败滑铁卢。

随后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不断袭来。2021年12月16日凌晨,私募大佬汪潮涌被曝失联两周,最终与2022年在1月6日获取保候审。

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北京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规模为50~100亿元,在管基金数量为26只,而几个月前其规模还在100亿元以上。2021年4月19日被北京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分别涉及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约定、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承诺更低收益以及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和股权冻结事项。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