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仔癀“跌下神坛”:不再一粒难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片仔癀“跌下神坛”:不再一粒难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近日,片仔癀继二手价及股价暴跌后,迎来了第三季度营收净利同比双降的利空消息,片仔癀“跌下神坛”成为近来热议话题。10月31日,有片仔癀体验馆的店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今年以来店铺基本没缺过货。同时,此前对于助推片仔癀价格疯涨不可或缺的黄牛也纷纷降价销售。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片仔癀第三季度的肝病用药毛利率减少与天然麝香等核心原材料涨价不无关系。此外,减少对线下药店的依赖也成为片仔癀亟待解决的问题。相关数据显示,片仔癀体验馆渠道收入占比为30%左右,其规模仍然有待提升。10月21日晚,片仔癀发布第三季度报告,业绩不佳这一点很快引人关注。
片仔癀“跌下神坛”:不再一粒难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仲儿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

近日,片仔癀(600436.SH)继二手价及股价暴跌后,迎来了第三季度营收净利同比双降的利空消息,片仔癀“跌下神坛”成为近来热议话题。

10月31日,有片仔癀体验馆的店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今年以来店铺基本没缺过货。同时,此前对于助推片仔癀价格疯涨不可或缺的黄牛也纷纷降价销售。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片仔癀第三季度的肝病用药毛利率减少与天然麝香等核心原材料涨价不无关系。10月31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到金徽药用某工作人员了解到,目前该公司的天然麝香一公斤起卖,报价上涨至130万元。

此外,减少对线下药店的依赖也成为片仔癀亟待解决的问题。相关数据显示,片仔癀体验馆渠道收入占比为30%左右,其规模仍然有待提升。

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7.64%

片仔癀的2022“不好过”

片仔癀似乎正在走“下坡路”,尤其是进入2022年以来。

10月21日晚,片仔癀发布第三季度报告,业绩不佳这一点很快引人关注。财报显示,片仔癀第三季度营收21.93亿元,同比下降3.08%;归母净利润7.38亿元,同比下降17.64%;扣非净利润7.45亿元,同比下降16.39%。

↑截图自片仔癀三季度报告

据Wind数据,这是片仔癀继2016年以来出现单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

2021年,片仔癀作为“护肝神药”在资本市场及市面上被反复“爆炒”推上“神坛”,直营店中590元一颗的片仔癀身价也迅速上涨至1600元。2021年7月,片仔癀股价迎来历史高点超490元/股。

这一年,公司营收80.22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4.31亿元,同比增长45.46%,创历史新高。也是这一年,片仔癀为解决“一药难求”的现象,在天猫及京东开通了线上自有渠道加大投放量,并表示片仔癀系列产品下多个单品的销售亦创历史新高。

迈入2022年,片仔癀很快迎来各方面的痛击。先是股价腰斩至230元/股左右,市值蒸发超1500亿元,后又陷入“二手价从1600元跌至400元”的舆论风暴中,加之第三季度财务数据出现同比下滑,“片仔癀怎么了”成为一段时间以来,市场及投资者的共同疑问。

片仔癀体验馆今年不缺货

黄牛销售压力大

片仔癀盛况不再,在渠道正规、价格不随市场疯涨的片仔癀体验馆中展露无遗。

“我们今年没缺过货。”10月31日,片仔癀体验馆成都黄苑街店店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听闻红星资本局对于片仔癀或出现此前缺货现象的担忧,该店员只称:“基本每个月都可以买到,可以发消息问(我)。”

↑片仔癀体验馆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在片仔癀不愁销路的2021年,部分片仔癀体验馆每人每天限购1粒,且只放量6粒。

11月6日和7日,片仔癀天猫及京东旗舰店的客服均告诉红星资本局,同一用户7天内最多购买4粒,并表示“避免因非治疗目的的购买或者囤积商品、抬价转售等行为发生,店铺有权对异常订单不发货且不进行赔付。”

这一适用于急性肝炎、脂肪肝、酒精肝、肿瘤,甚至是可用于日常保健长期服用的“护肝神药”,此前消费者对其热切的“投资属性”已有所减少,黄牛在经历“货不愁卖”的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后,或降价销售,或为高价抛售盯上急着大量要货的买家。

10月31日,有黄牛告诉红星资本局,其手中的锭剂片仔癀需20盒捆绑销售,售价近2.8万。现在市场并不缺货,黄牛何以单价高达1400元?其称:“他们限购,我们不限购。需要报销的话,票可以给你开高点。”

当红星资本局表示售价太高后,该黄牛随即转变了说法,称可以向老板申请降价,单价的降价幅度至少在百元以上。

原材料成本高,天然麝香130万/公斤

销售仍依赖线下渠道

可以注意到的是,分产品类别来看,片仔癀第三季度的肝病用药毛利率减少了1.58个百分点,这与片仔癀中天然麝香和天然牛黄这两大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有关。

今年8月,片仔癀在披露半年报后,金徽药用公司人士曾对媒体透露,天然麝香售价在40万元至70万元不等,同比上涨了约3-4%,同时天然牛黄的市场成交价格为60万元以上,相比去年上涨10万元左右。

10月31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到金徽药用某工作人员了解到,目前该公司的天然麝香一公斤起卖,报价在130万元。

此外,自2015年以来,片仔癀有意扩张自营渠道,减少对线下药店的依赖。片仔癀陆续打造片仔癀体验店、开通天猫及京东线上自有渠道,但目前仍未摆脱对线下药店的依赖。

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相关数据显示,片仔癀体验馆渠道收入占比为30%左右,其规模仍然有待提升。

此外,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片仔癀的前三季度分产品表现中,化妆品、日化业的毛利率减少幅度更大,达9.39个百分点。对此,片仔癀表示,未来将推动片仔癀化妆品产业再升级,着力打造核心系列品种爆款产品。

红星新闻记者 邓凌瑶 实习记者 汤健 实习生 黄诗敏

编辑 官莉 实习编辑 罗宇婷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片仔癀“跌下神坛”:不再一粒难求相关阅读:

片仔癀跌落“神坛”

9月23日,“药中茅台”片仔癀闪崩3%,此前一日放量大跌7.2%,创出年内更大单日跌幅。

股民们有些懵:片仔癀又怎么了?

对于大跌,财通社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突发消息。要说原因,还是行情太差了,白马股纷纷挤泡沫。此前几日,药明康德、东方财富、爱美客、迈瑞医疗等轮流崩跌,有网友猜测下一个可能就是片仔癀。

去年7月,片仔癀还是万人追捧的“神药”,股价一度逼近500元,但年末突然一个跌停,片仔癀从此跌落“神坛”,时至今日已然腰斩——股价被打到250多,近1500亿市值蒸发。

一年多时间,公司还是这家公司,但是又好像一切都变了。

片仔癀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收44.23亿元,同比增长14.91%;归母净利润13.14亿元,同比增长17.83%。这份中报业绩很多人认为不及预期,因为如果全年增速仍维持这个水平,就意味着片仔癀告别了连续多年20%+高增速。

比业绩增速趋缓更明显的事实是,“神药”炒作熄火。

在公司已经很长时间没敢提价的情况下,去年6月,一粒仅重3克、原本售价590元的片仔癀,在线上药店的价格更高被炒到1800元,跟茅台酒一样,一药难求。时隔一年多,近日,电商片仔癀大药房旗舰店显示,3g*1粒装售价已调整至590元的官方指导价,且库存显示近3万件。

去年药价炒作期,人民网曾发文点评,片仔癀是产品,容易形成垄断,也容易引发恶意炒作。作为稀缺品种,片仔癀出现供不应求时,就会披上投资的金融属性,价格就会越炒越高,越高越炒,出现投资“羊群效应”。此外,炒作也与稀缺原料供给不足和不少百姓盲目充当“接盘侠”有关。

当时更有业内人士透露,“片仔癀已经被谈话了。”

也是从那时开始,片仔癀大力拓展京东天猫等直销渠道,通过加大供给,最终将价格重新压回590元的水平。这个期间,片仔癀吃到了自营的红利,促进了销量增长,销售费率下降,2021年净利润因此大增45.46%。

但自营红利是短暂的,刺破“金融属性”,没了投机客,依靠放量带动营收的不利一面逐渐显现。今年上半年,片仔癀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分别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65%和11.11%,其中营业成本占比相比去年同期抬升2.1%,毛利率下降1.1%。

成本抬升背后是受到的原材料的制约。近年来天然麝香一直缓慢提价,已占到片仔癀原材料总成本的55%。片仔癀一直在积极部署人工养麝,但是据说成本也很高。对于自产麝香的占比和成本,公司从没正面回应,类似很多白酒公司的产能一样,是个谜。

不过,根据西南证券去年2月的一篇研报,片仔癀陕西养殖基地养麝超1万头,推测年产超100公斤,到2017年,其原料中养殖麝的使用占比已经达到1/5。麝香和牛黄均可满足3年的产能扩张。

真如此的话,那“稀缺”更像是人造噱头,炒作也就没了基础。

奈何欲壑难填的投机者们,把片仔癀推到了“包治百病”的神坛,从解酒护肝、治疗阳痿肾虚,到抗癌延寿,几乎无所不能。再通过黄牛实体店排队、网购抢购、加价收购等方式大量囤货,然后在二手交易平台挂出高价出售,再自己买进,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方式形成“高价成交记录”……以此吸引“接盘侠”们。

在此过程中,片仔癀公司起初也是乐见其成,顺水推舟,股价也一路被疯炒,市盈率一度超过160倍,市值创下了中药公司的天花板——3000亿元。

如今,片仔癀股价腰斩,市值依旧是“中药一哥”,市盈率也依旧于云南白药、东阿阿胶、同仁堂等一众同行。高估值之下,片仔癀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风险却不容忽视。

片仔癀曾提出“一核两翼”大健康发展战略,欲加强化妆品、日化产品及保健品、保健食品两翼的发展来实现多元化突围。而从半年报来看,化妆品、日化产品毫无起色,营收仅有3.5亿元,比去年同期还减少8200万,同时毛利率也下降了4.34%。面对新业务的不确定性,公司却要斥资近45亿元建智造园与美妆园,也因此引发股民质疑。

片仔癀上市19年市值增长150多倍,无疑是A股的一只超级大牛股,但是最终脱离了基本面,变成一场资本狂欢的游戏,这同样离不开大佬的“鼓吹”。

林园曾说:真正赚钱要靠泡沫,怕高那你一定是苦命人。

林园前几年公开将片仔癀与茅台做对比,称其价格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茅台的两倍,认为片仔癀还有巨大的涨价空间,未来股价或许会超越茅台。而以他名字创设的林园私募基金中,林园投资21号、29号、101号三只私募产品曾出现在片仔癀2020年中报前十大流通股东里。

但是到了三季报,却只剩下林园投资29号一只基金。而在去年上半年的那波股价热炒中,片仔癀相继披露2020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不少人才发现,还没有等来片仔癀股价超越茅台的时刻,林园旗下私募基金身影就全部消失了。

此后,林园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是将持仓拆分到其他小基金去了,他还直言:“以前十大流通股的数量做猜测的是穷人思维”。

林园到底跑没跑不得而知,但是紧接着,片仔癀大股东开始减持了。

去年7月21日片仔癀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九龙江集团计划减持不超过603.32万股,若以当时收盘价计算,减持市值高达30亿元。此后,片仔癀股价便经历了一轮惨跌。

时至今日,被套在片仔癀的近11万股民瑟瑟发抖。而基金中,持有数量最多的葛兰也亏成了“大韭菜”。

本文源自财通社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