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过后,在处决众多美貌德国护士时,法官十分不忍心

1945年4月,德国战败已成定局。

英军解放了贝尔森集中营,女看守、护士伊尔玛·格蕾泽(Irma Grese)被逮捕并关押。

在关押期间,一位英国记者采访了伊尔玛·格蕾泽,质问她为什么要犯下如此罪行。格蕾泽毫不羞愧地回答道:“这是我们的职责,只有消灭了这些对社会无用的人,德国的未来才有保障。”

在接受英国调查官员的审讯,她依旧毫无悔改之意,再次坚定地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她是二战期间众多助纣为虐的女纳粹党员的典型代表。

白衣天使 沦为恶魔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量无辜平民惨死在纳粹屠刀之下,其中包括上百万犹太人、波兰人、吉普赛人。

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犯下滔天罪行的希特勒信徒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女性。

希特勒上台后,数以百万计的德国妇女加入了纳粹党,她们主要分布在希特勒主义青年团、德国少女联盟等形形色色的法西斯团体中。

这些女人身穿褐色的党卫军制服,佩戴万字符袖章,活跃在纳粹建立的各个集中营和灭绝营中,担任女看守、医生、护士、科学家等职务。

专门研究德国制造的大屠杀行动的历史学家温迪·罗沃教授在其著作《希特勒的复仇女神:纳粹屠场上的德国女人》一书中指出,女纳粹党员参与了至少导致600万犹太人死亡的行动,德国女性在二战中的参与度远远高于公众想象。

二战期间,希特勒为了鼓吹雅利安血统的高贵和与众不同,下达命令要求“消灭一切没有生存价值的生命”,史称“T-4行动”(德语:Aktion T4)。

希特勒亲自选定负责人,并用全新的方式进行秘密屠杀,对象扩展到了包括精神病人、残疾人在内的德国人。在这些人被秘密处死并火化后,纳粹会欺骗死者家属他们死于诸如肺炎一类的传染病。

具体执行该计划的护士被称为“T-4护士组”。

据温迪·罗沃教授披露,当时许多德国医院的女护士为了响应希特勒“种族净化”的号召,会将吗啡等药物注射进残障人士体内;还有某些女助产士,会将许多身体有缺陷的新生儿处以安乐死。

比如在德国南部格拉芬尼克堡一家医院中,一名名为保林·科尼斯勒的女护士每天要会亲自挑选出70名“病人”,并将他们处死。

战争后期,为了加速“清洗”节奏,T4护士组会协助党卫军将疗养院、精神病院、集中营诊所封闭起来,然后使用毒气快速夺走大量生命。

在这项行动里,大量无辜的精神病人和智障人士死于非命。

这些本应该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们,在被种族主义洗脑后,变成了最恐怖的杀人机器,注射器、灌肠器等等就是她们的杀人武器。

在这些人之中,有几个臭名昭著的代表人物,被人们称为“纳粹女恶魔”,当时的犹太人甚至是一部分德国人,听到她们的名字就毛骨悚然。

外表美丽 蛇蝎心肠

伊尔玛·格蕾泽出生于1923年,她的家境并不富裕。和当时大部分底层德国贫民一样,格蕾泽自小就对纳粹思想极为狂热,是忠实的希特勒追随者。

格蕾泽所学的专业是护理学,毕业后在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工作,而后辗转于拉芬斯布吕克、贝尔森等多个集中营。

因为在虐待和折磨犹太女囚方面的突出表现,她年纪轻轻就获得了铁十字勋章,令同事们羡慕不已。

伊尔玛·格蕾泽外表美丽,内心却毒如蛇蝎。她不仅凶狠残忍,言语粗暴,而且嫉妒心极强,最难忍受看见比自己美貌的女囚。一旦发现集中营中出现美女,她就会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把她们折磨死。

由于生性开放,格蕾泽的私生活极其混乱,她与集中营内不少纳粹男性都保持着情人关系,其中最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恶魔医生”——约瑟夫·门格勒。

门格勒在集中营的主要任务是将身体健壮、有劳动能力的犹太人和身残体弱的犹太人区分开来。前者会被拉去充当劳力,后者会被直接送进毒气室。

他和伊尔玛·格蕾泽可谓是狼狈为奸。

有一次,集中营里来了一批新女囚,门格勒正在挑选之时,一个美丽的犹太少女突然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他救救自己。

很显然,这个少女知道没被挑中的结果就是立即迎来死亡。门格勒被她的美貌吸引,打算将她列入“生存名单”。

然而,这一幕很快被格蕾泽的眼线汇报了上去。格蕾泽拿着皮鞭冲了过来,疯狂抽打犹太少女的脸,然后鞭打她的身体。打累了之后,格蕾泽掏出手枪一枪结束了这位少女年轻的生命。

这种事情对于伊尔玛·格蕾泽来说可谓司空见惯。在当时的比克瑙分营囚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美丽的女人见到格蕾泽,难逃一死。”

如果格蕾泽发现某个女囚怀孕,就会立刻亲自上阵,朝孕妇的腹部拳打脚踢,直到将对方折磨到流产或者死亡。对于那些衰老、干瘦的女囚,格蕾泽会将她们交给副看守长哈斯女士,再由后者将这些人送进毒气室。

1945年3月,伊尔玛·格蕾泽来到了贝尔森集中营,由于她的残忍和冷酷,囚犯们为她起了一个绰号——“贝尔森野兽”。

除了杀人之外,格蕾泽还有一种令人发指的癖好——用有纹身的人皮制作工艺品或是皮革包等物品。她的残忍和冷酷,一度让集中营里的囚犯甚至德国守卫闻风丧胆。

然而,不止是格蕾泽;为虎作伥的,还有女护士薇拉·莎尔弗。

为虎作伥 泯灭人性

薇拉·莎尔弗夸特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医护人员,她的丈夫是犹太人。

因为丈夫犹太人的身份,薇拉·莎尔弗夸特被医院院长告知她无法获得升职资格。这个消息让薇拉无法接受,并将愤怒的情绪转移到了犹太丈夫和所有犹太人身上。

T-4行动开始不久,薇拉就因为职业关系知晓了这起秘密行动。她假意带着患有轻微精神病的小姑去看病,亲手将自己的亲人送上了黄泉路。但这并没有为她换来职业生涯的升迁。

离婚后,薇拉·莎尔弗夸特因为遭人诬告暗中接济犹太人,被送进集中营进行“思想教育”。

作为德国女人,她的生活要比集中营里的犹太女人优越得多。比如她不用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可以留长发,每天有充足的时间沐浴和洗衣服,可以随时去厕所,干活可以戴手套,吃饭时能够得到香肠等肉制品。

但是薇拉不甘心被关在此处,为了能够早日脱离囚犯的身份,她选择了最无耻的道路——告密。此后,薇拉开始留意女囚们的一言一行,一旦后者有越轨行为,她便悄悄地密报给看守长。这些被告密的女囚,无一不受到了严厉的惩罚。

薇拉的作风受到看守长多萝塞亚·宾兹的赏识。为了表示对她的奖励,她被调去了青年集中营卫生所当护士。

上班天,薇拉就用注射的方式杀死了三个犹太女人。

傍晚,230名斯洛伐克犹太妇女被送到了薇拉所在的集中营。薇拉发现这些人绝大多数是老妇人、孕妇和残疾妇女。为了进一步取得上级的信任和赏识,她决定结束这些在自己看来没有劳动能力和生存价值的生命。

薇拉带着几个党卫军护士走进这些犹太妇女的营地,编造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合理的谎言:“现在正流行霍乱,为了保障你们的健康,请你们去诊所服用预防药。”

这些人信以为真,温顺地排队到诊所去服药,她们不知道自己吞下的,是致命的氰化钾粉末。半天以后,这230名犹太妇女的尸体就被送到了焚尸场。

这次谋杀让薇拉被提拔为诊所的负责人,自此开始她更加肆无忌惮地杀害犹太妇女。

对于生病的犹太女囚,薇拉会直接将她们带到注射室,为她们注射致命药物。

有一次,一个年轻女囚在注射药物后没有立刻死去,而是痛苦地喊叫、哀嚎,咒骂薇拉是杀人犯。薇拉恼羞成怒,把一块抹布塞进她嘴里,活活将她闷死。

在短短两年时间里,经薇拉亲手杀害或由她监督着被杀害的犹太女囚有500人之多。

战败伏诛 罪有应得

德国战败后,这些为虎作伥的女护士自然迎来了灭顶之灾。

1945年6月,伊尔玛·格蕾泽与其他40多名警卫被起诉,罪名是谋杀和虐待贝尔森和奥斯维辛的囚犯。

被押上被告席的那一刻,格蕾泽终于体会到了那些死在自己手下的女人无助、惊恐的感觉。

格蕾泽等人大喊冤枉,狡辩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按上级的指令执行的,她企图引起人们的怜悯,形容自己仅仅是一个“22岁的女孩”;为了不被判处极刑,她甚至悄悄对一个英国老法官表示自己愿意当他的女仆,为他做任何事。

但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

所有参与案件审判的人员都觉得格蕾泽十恶不赦。那位老法官对年轻的格蕾泽等人抱有一丝怜悯之心,但是依旧按照法律的规定下达了死刑判决。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格蕾泽,说道:“我无法帮助你,你犯下的罪孽实在太深重了。在你心中,到底还有没有上帝?”

1945年12月13日,伊尔玛·格蕾泽在哈默恩监狱被执行死刑。她走上绞刑架,留下的最后遗言是分别用德语和英语说的“快点!”时年22岁的她,是被绞死的最年轻的纳粹战犯。

薇拉·莎尔弗夸特也同样没逃过审判。

在苏联红军解放了拉芬斯布吕克集中营后,薇拉试图逃跑未果,愤怒的女囚一拥而上殴打她,发泄这几年的恐惧与仇恨。如果不是苏联士兵的阻止,她很可能会死在这些昔日俘虏的拳头下。

而当薇拉站在战犯法庭的被告席上的时候,她和伊尔玛·格蕾泽一样,用女性身份作为挡箭牌,甚至不断强调自己是犹太人的妻子,试图将自己洗白成受害者。

然而集中营的女囚们先后出庭作证,亲口控诉薇拉的诸多罪行,并一致要求法庭将她处以死刑。

1946年,玛伊达奈克集中营案在波兰宣判,薇拉·莎尔弗夸特被宣判死刑,并在不久以后执行绞决,终年未满35岁。

格蕾泽和薇拉最终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很多“T-4护士”因为杀人手法的隐蔽性和保密性,在战后都逃脱了惩罚。有些“纳粹女魔”在被捕并接受讯问后,要么被立即释放,要么被法庭判无罪释放。

对于那些在大屠杀中死去的苦难者来说,他们并未等到所谓的正义。

结语

“白衣天使”、“救死扶伤”,这些美好的词语寄托了人们对护士这个行业的期望和赞美。

但是这些本该救人于危难的的女性,却在这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工业化大屠杀里,泯灭了与生俱来的母性与人性。

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她们杀害了至少十万名重残病人,近万名儿童,还有无数的犹太人、吉普赛人,最终也将自己送上了末路。

战争总能唤醒人性中最恶的那一面,正因如此,人类对二战的反思永远不应停止。

参考资料

[1]历史学家:50万德国女性曾见证和参与纳粹屠杀.新华网.2013.9.30

[2]冯存诚.全球追捕审判纳粹战犯史鉴.中国海关出版社.2008.10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