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露营”毛利率高达70%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五一”长假结束后的个交易日,扎营概念股集体杀入涨停板。 5月5日,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牧高笛(603908.SH )、三夫户外(002780.SZ )、浙江自然(605080.SH )纷纷涨停。

“露营”一定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

在这个“五一”小长假期间,营地各平台的上门热度达到历史高峰,营地相关产品预订量达到往年数倍。 红星资本局介绍,“五一”假期各露营地客满,热门露营地早就预订了,连公园草坪都挤满了露营者。

在露营话题热烈的情况下,这个行业也出现了新气象。 实际上,从2021年开始,露营市场有“爆炸”的倾向。 其中,“精致营”的新形式,成为消费者们的“新宠”。

集野公社俱乐部的创始人阿永从民宿搬到了“精致的露营”路线。 据阿永向红星资本局介绍,精致营毛利率达到60%-70%,投资回报周期也比民宿短,旺季2-3个月就可以恢复原状。

露营是否是现在年轻人的“3分钟热度”,即使风口过去赛道玩家们还能继续“飞翔”吗?

营地有多热?

网友:“朋友圈里所有人都在露营”

“五一劳动节,朋友圈的人几乎都在露营。 ”刚结束露营的郑阳(化名)发出感叹,现在露营的人在增加。

从去年开始,郑阳就爱上了露营。 因为新冠灾祸,不能长途旅行,每到假期,郑阳就约朋友来,在门前的公园、城郊的营地、冷清的山野河边搭起帐篷和帐幕,搬出几把折叠椅开始露营。

不仅是郑阳,在刚刚结束的五一劳动节,群众对露营的热情空前高涨。

根据“五一”假期数据,“五一”假期首日,对“露营”平台的访问热度达到历史高峰,搜索热度较上周上升90%。 无论去哪里的大数据,在今年“五一”假期,露营相关产品(住宿、旅行)的预订量都是去年的3倍。 此外,在自由行平台上,“五一”营订单量环比增长超过350%,杭州、成都、广州分列全国三大热门营客户名单。

红星资本局在微博、小红书(RED )等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不少网友在“五一”假期各营地客满,热门营地早就被预订。

5月4日,成都某网红露营地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五一”期间露营地提前半个月预订,假期每天接待顾客超过400人。

不仅是特别的露营地“一席之地”,公园的草坪上也挤满了露营的人。 有网友发帖称:“公园营地的密集程度,与夏季游泳池下饺子的盛况相当。”

掀起了露营热潮,市场指出瘟疫是催化剂的原因。 华安证券发表研究报告称:“随着疫情的反复和居家时间的延长,人们对户外活动的需求越来越强,户外活动能有效满足人们需要的社会、生理和情感需求。”

可以看到的趋势是,露营进入了大众的日常生活。 “两年前,露营主要面向喜欢户外活动的驴友。 但是现在营地门槛低了,不需要非常专业的户外知识。 普通大众的参与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像休闲、旅游、社交活动。”他对红星资本局说。 拥有11年户外运动经验的刘畅(化名)。

露营的风气并不是突然刮起的。 2021年以后,营地市场有“爆炸”的趋势。

红星资本局从小红书(RED )平台获得的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期间,小红书(RED )上的营相关搜索量同比增长746%。 2021年“五一”同比增长230%; 2020年“五一”期间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90%。 这意味着营地热度连续第三年大幅增加,爆炸加速。 现在,小红书(RED )中有关露营的笔记超过了370万件。

精致的露营成为主流

消费者不花钱,背后是商家在推动

在露营风潮下,“精致营”的新形式,成为消费者们的“新宠”。

“精致营”(glamping )一词由“华丽”(glamorous )和“露营”(camping )组合而成,最初起源于欧美。 与追求门槛高、轻便的传统露营相比,精致的露营更追求精致休闲的生活方式。

从2018年开始露营的石毅(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精致的露营和以前的户外露营的区别在于“装备”。 “以前能买到的装备很少,种类有限。 去户外露营几乎都是“辛苦”,但现在的装备更精良,舒适和安全性也高得多。 ”

热衷于精致露营的贾斯汀(化名)向红星资本局详细清点了她的露营装备。 帐篷、天幕、折叠椅、煎蛋饼桌、摩卡壶、蛋糕炉、灯笼裤等。 “比起专业性,我更重视脸部。 拍照要漂亮,”刘婷说。

精致往往意味着高成本。 贾斯汀说,备齐这些装备大约需要5000元,其中帐篷费用更高。 在小红书(RED )上,很多共享营地装备的博主表示,如果配备精良的营地装备,最少也就几千,最多也几万,甚至几十万元。

小红书里的露营笔记

与贾斯汀完备的装备相比,工作繁忙的沈默(化名)选择了门槛更低、费用也更少的露营方式。 带包的露营——马上去专业的露营区,付场地费和装备使用费,就同样可以享受精致的露营。

面对这种需求,国内的露营经营者应运而生。 这类公司以一站式标准化露营服务为主,提供场地、装备和食物。 顾客即使什么都没有,也可以体验精致的露营。

根据小红书(RED )的数据,拿着包在营地瞄准的人大多是95后和00后。 80后偏向于带野营装备。 也就是说,为了包而在营地购物的,往往是年轻的消费群体。

“带包露营”的单价不低。 以成都网红露营地为例,商家提供两种“带包露营”产品。 一个是298元/人的非夜间露营,包括下午茶、晚餐和夜间活动。 二是398元/帐篷夜营,包括洗漱用品、睡袋、早餐。

红星资本局发现,上述网红营也有装备,比“带包露营”费用少得多,50元/人就可以了。 商家提供发电、厕所、饮用水等,但不是商家主要推广的产品。

露营是好生意吗?

赛道玩家:毛利率高达70%,2-3个月即可恢复原状

在露营话题热烈的情况下,这个行业也出现了新气象。

从营地的运营,到营地设备的制造,再到营地营销平台,新的玩家们层出不穷。 集野公社俱乐部的创始人阿永于2021年4月“入场”。

红星资本局表示,自己从民宿转向了“精致露营”路线。 “虽然民宿生意因为瘟疫而萎靡不振,但露营与民宿有相通之处,可以将民宿积累的服务经验付诸露营。 ”

短短一年时间,阿永将营地扩展到南京、苏州、嘉兴三个城市。

在营地建设方面的投资是相当大的费用。 阿永列举,一般的低端营地费用为20万-30万,中端为30万-50万,高端为50万-80万,轻奢为80万-100万。 “其实像民宿一样,从低端、中高端、高端,投入不同,提供的服务和体验也不同。 ”

阿永说,建设营地费用主要分为两个方面:地面建设和地下建设,地面包括停车场、接待区、营地区、厨房、厕所淋浴区、仓库和营地装备。 地下有电路、给排水等。 ”

与动辄数十万的营地成本相比,营地的盈利能力也不容小觑。 红星资本局表示,精致营客单价在200-500元之间,毛利率达到60%-70%,投资收益率周期也比民宿短,旺季2-3个月就可以恢复原状。 “我知道的单体营有年销售额在500万以上的东西,”阿永说。

在这种背景下,许多企业也进入了露营地运营市场。 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共有3万家以上露营地企业,2021年新增1.5万家以上露营地企业。 央视财经报道,仅2022年1-4月,我国就已设立7200多家营企。

营地运营市场的规模也很大。 艾媒咄的数据显示,2014-2020年中国露营市场规模从77.1亿元增长到168.0亿元。 2021年露营地市场规模将快速增长至299.0亿元,预计到2022年将达到350亿元的规模。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很多投资机构也喜欢露营地这块“蛋糕”。

2021年,户外露营生活方式品牌“大热荒野”获得千万级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是霸王龙基金和的资本。 户外3C硬件品牌远方有光今年获得近5000万元天使轮和预a轮融资,来自光速中国投资,与资本、壹叁资本一起投资。

但是,营地在火热的市场面前运营的“短板”也同样突出。

在成都经营两个露营地的王欢(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露营地其实也是“看空吃饭”。 炎热的夏天和寒冷的冬天都是淡季,遇到暴雨只能停下来。

永说:“精致的露营赛道太新了,至今也没有一个最终成型的身影,大家摸着石头过河。 同质化严重”。 永先生判断,过了2022年国庆节假期季节,没有创新能力的运营者将被淘汰。

许多上市公司已经加强了风口浪尖

一家公司的股价一个月上涨70%以上,一家公司正在准备IPO

与营地运营“新”相比,营地设备制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赛道,许多上市公司已经在其中分得了“一碗汤”。

在露营玩家郑阳和贾斯汀的嘴里,帐篷是她们购买的装备中最昂贵的东西。 2022年前4个月,在关于小红书(RED )帐篷的Top30搜索中,迪卡、探险家、牧歌高笛、出行旅客、骆驼、原始人、北山狼、DOD等10多个品牌进入消费者视野。

其中,牧高笛是a股上市公司。 起初,牧歌高笛的母公司飞到室外代替加工订单离开家,2013年创立了牧歌高笛,主要为登山驴朋友服务。 牧歌高笛的主要营业业务包括品牌运营和露营帐篷OEM/ODM两大板块。

随着2021年以来露营热潮的兴起,牧高笛也“跟风而上”,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超过2020年全年。

4月中旬,牧高笛发布2021年年报,营业收入9.23亿元,同比增长43.64%。 归母净利润7861.40万元,同比增长70.99%,非归母净利润6163.06万元,同比增长96.20%。 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较好主要在于国内外营地市场需求的增加。

亮丽的业绩也带动了牧歌高笛的股价,4月份,牧歌高笛股价上涨至35.07元/股,截至4月29日,日报收盘60.02元/股,股价超过71%。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5月5日成立后不久,牧高笛涨停,报每股66.02元。

另一家上市公司浙江自然(605080.SH ),主营气垫、户外气囊等户外用品,去年第三季度主要收入6.65亿元,同比上涨46.8%。 归母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上升43.35%。

从事户外用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的扬州金泉旅游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泉旅游”)也走上了IPO之路。 4月下旬,金泉旅游欲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公布募集说明书,募集4.12亿美元资金。

关于露营市场的未来,很多研究机构都很有前景。 渤海证券表示,扎营具有体育、旅游、社交、休闲等多个属性,参与门槛较低。 疫情发生后,周边旅游、自驾游成为居民的主要选择,国内营地行业规模突破300亿元,且保持高速增长,期待一站式装备供应商企业的成长性。

有人认为露营不过是现在年轻人的“三分钟热度”,即使风口过去,赛道玩家们还能“继续飞翔”吗?

对此,集野公社俱乐部的创始人阿永持乐观态度。 “瘟疫是营地的催化剂,但不是拐点。 营地未来将成为常态化的休闲旅游产业,将成为城市居民周末度假的方式,因此重点关注城市营地和近郊营地。 ”

四川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刘俊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露营热潮背后的疫情影响因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人们生活条件的提高,休闲方式更加多样化。 “由于市民有需求,室外有这个条件,营地已经进入群众生活,今后这种方式应该会有比较稳定的发展。 ”

但是,“露营热”背后,企业资质不一致、行业规范管理不足等还有不少问题有待解决。 艾媒咄分析师表示,未来营地建设和经营者必须加强营地合规性,增强消费者对营地的信心,提高市场声誉,才能获得更强的竞争力。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