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后务工者被困在上海工地 究竟是怎么回事?

窗外阳光明媚,世博文化公园草木葱茏,但工地宿舍隔离的斐刚不想欣赏,每天吃泡面把他累坏了,嘴角冒泡,躺在床上不停地刷手机,搜索企业活动恢复营业的信息账户里的钱越来越少了,斐济期待着早点结束疫情,早点回到工作岗位。

两天前,蒋晓杰从张江的隔离工地搬到工地生活区,才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 也不需要每天吃饼干,也不需要吃泡面。 但是这个1999年出生的男孩现在最渴望早点回家。

随着疫情的控制,上海许多外来务工人员的打工生活被按下了暂停按钮,许多工人被困在工地、厂区、工地的宿舍里。 平日里,他们在建造这座城市的砖头,是摩天大楼和机器部件后面的人。 在新冠灾祸,很多人的收入暂时停止,物资急需。 被困施工现场,部分老年人甚至不能运行Wi-Fi,可能消耗流量的部分被刚参加方舱建设、尚未建成的楼房隔离; 有人每天为吃泡面而烦恼,也有人被政府和各种社会力量的爱感动。

他们大多是家里的支柱,他们担心下一步的生活。 记者采访了被困在工地上的农民工们,他们的共同愿望是解封、早日恢复工作。

烧水擦身体,洗个澡就解决了

人物:蒋晓杰等9人

隔离地点:张江国际人才公寓395号工地

我是湖北省恩施人,99年级。 我本来在浦东的工地打工,是修水电的技术工人。 一旦发生疫情,工地也开始受到严格管理。 4月初工地老板说,方舱医院正在招聘人员,工地上有几百人,报名的人很少,毕竟有感染的风险。 我不害怕。 想着能为方舱建设做点贡献,也能赚钱,就说出了名字。

和我一起申请的有9个伙伴,大部分和我年龄差不多,最小的是00后。 建设浦东方船舱那天,我们从早上6点到半夜1点2分很忙,在强度很高的车轴上转了4天半。 好在我们年轻、吃苦耐劳,每天的饭菜也不错,熬过去了。 看建造的客舱很有成就感。

4月8日我们结束了方舱的工作回来了。 我听说要进隔离酒店,但我觉得没有地方。 工地老板首先把我们隔离在距离工地生活区100米的人才公寓,也就是以前我们建的张江工地。

这是一栋即将盖好的公寓,上面安装了玻璃和窗户。 我们选了一楼的大房间,里面铺了几个铁床,上下铺了那样的东西。 是毛坯房,地面很杂乱,但能看到外面的太阳。 水电都是临时的,没有地方做饭,没有锅、葫芦盆,所以就出现了吃饭的问题。

我向抖音发送了求助信息。 一个公益基金给我们送来了18盒泡面。 虽然解决了饥饿的问题,但是并不是总是吃泡面。 据外卖平台介绍,附近还有两家餐饮店在营业。 一个是黄焖鸡,一个是兰州拉面,价格有点贵,一个最少要30多元。 时间也不一定及时。 上午9点下单,下午3点或4点送到的情况很多,但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

工地上有自来水,但必须自己烧水。 太阳好的时候,我们在房子外面用水冲。 如果冷的话就烧水擦身体,洗个澡就解决了。

我去年来上海了。 有个朋友在这里承担了工程。 他认为我可以来帮忙。 没想到今年在新冠灾祸。 这次和我一起隔离的9人中,有5人来自湖北省。 其中三个是和我从家乡一起来的朋友。 大家95后,我们一起申请方舱建设,一起在这里隔离。 累、饿、害怕、服丧、开心,都是人生体验吧。

虽然以前也赚了一点钱,但是从3月开始几乎停止工作了。 在新冠灾祸隔离中请人外卖也花了钱。 看到账户里的钱越来越少,心里也很着急。 5月3日,我们9人完成隔离,返回100米外的工地生活区。 是用集装箱建造的简易活动室。 饭菜有点好,但我期待瘟疫早点结束。 我想念家。 我期待着开封后能早点回家。

公务人员可能舍不得驾驶WI-FI,消耗流量

人物:彭国强等100多人

隔离地点:季景路333阳明花园广场工地

别人被封了一个多月,我们被封了五十多天。 从3月14日开始,我和100多名工人被困在季景路的工地上。 这里是正在建设中的公寓楼盘,被称为阳明花园广场。 因为首映很快。 买了锅和葫芦盆。 如果晚了,恐怕买不到这些东西。

施工现场使用的是临时引出的自来水,有烧水的火炉。 以前工地上就有临时集装箱活动室,现在一下子关了一百多人,不能都睡得着,只能从没有盖的楼盘租个地方。 这些房间的门窗还没有安装,容易刮风下雨,找纸箱、布临时关闭。 我住的是集装箱活动室,和三个工人在一起。 下了几次雨,房间也漏雨了,我找胶水修好。

一开始我为每天的食物而烦恼。 一开始是抢菜,十几个人从零时开始摩拳擦掌,把手指放在盒马和吨上,很穷。 结果,只有一两个人抢了。 僧多粥少,后来放弃了。 在3月28日前,我们还可以再订购外卖。 之后,经常点的那个外卖厨师“阳”,又不得不放弃。 我也找过跑步者的哥哥买了食品,跑步者的费用很高呢。 另外,我担心外卖的哥哥是不是有阳性,所以放弃了。 有一次,我们很难。 只吃一次。 白水煮乌冬面。 一片菜叶都没有。

之后,“吃”的难题被解决了。 首先宋庆龄基金给我们送来了物资,然后政府方面送去了三批物资。 批有蔬菜、面条,第二批有很多酱油、醋等调料。昨天又寄了物资。 有午饭的肉罐头和一些面。 我们100多人一人份或两人份。 今天我们的菜是午饭炒肉炒黄瓜、西红柿。 我们感谢政府和社会各方的关怀和帮助。

工地组织方面也为我们找到了专业的蔬菜供应商,每周发一次。 因为没有冰箱,所以要买土豆、洋葱、豆荚、黄瓜、葫芦等比较耐用的东西。 一斤土豆18元。 很贵吧。 但是,它已经比团购便宜。 我们很满意。

在施工现场,“70后”、“80后”是主力,主要做技术类。 还有更年长的人。 我是“80后”,工地施工员,负责技术方面的检查。 尽管停工,我们还是注意消防安全,每天都有专人检查。 大家每天吃睡觉,睡觉吃,除此之外刷手机。 大家看起来都很闲,其实心里很着急。 这里没有无线。 年长的勤务员舍不得开自己的WI-FI,害怕使用流量。 请只在某个时间段打开看看。

我来自湖南省,来上海已经好几年了。 我平时住在宝山,妻子和孩子在浙江省。 他们知道我的情况,但不帮我。 我只能往我的账户上打钱。 我打算3月、4月没怎么工作,奖金应该没有了。 虽然新冠灾祸前每天都在工地上忙得很累,但是心情平静了下来。 我现在可以每天睡觉,但是睡不好。 我只是希望快点结束新冠灾祸,早点重新开始工作。

我不想再吃方便面了

人物:斐刚等17人

隔离地点:雪野二路762世博文化公园工地宿舍

我作为太古警卫住在浦东三林镇。 发生了瘟疫。 我们帮助了方舱医院的建设。 是临港的方舱医院。 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天。 主要是运送物品。

4月5日方舱工程结束,被送往世博会文化公园的工地宿舍进行隔离。 我们组有17人,当时已经发现阳性感染者。 工地上本来有用集装箱盖的临时活动室,我们一个人住。 这样也很容易隔离。

到今天为止,我们在这里住了一个月。 每天,我站三个小时的岗哨,用公园的前门和后门保护,防止人出入。 如果外面有“大白”,就会定期开车测量核酸。 我们也每天做抗原检查。 如果呈阳性,就会被拉进方舱。

这个简易活动室的房间很大,十几平方米,有床和窗户。 我们也可以在附近散步一点,但其实我不太敢散步。 基本上在房间里,害怕感染。 工地上有洗澡、洗衣服的地方。 洗完衣服后,我也不敢出去晒太阳,在自己房间里晾晒,窗户也打不开。 吃东西、拿东西的时候,先用热水加热。

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到了太阳,他们被拉进了方舱隔离,现在也回来了。 我是少数持续阴性的人,但我想这可能和我的安全防护意识有关。

头疼的是吃。 这里没有烧饭的地方,没有锅,没有碗。 只能吃方便面。 这也是公司给我准备的。 4月中旬有一周,终于预约了便当。 那是三林町的餐饮店。 便当一人份15元,有一块肉两素。 菜的颜色一般,但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大大改善了的美味菜了。 之后,也许是交通管制的原因,外卖送不到,便当卖完了。 只能继续吃方便面了。 我已经吃了很多方便面了。 看到老祭坛上的酸菜和辣面,有点反胃,但还是要继续吃。

我们也卖一点,但是很贵。 我以前也买过一两次。 十几张食品,运行成本要30元以上。 点了一次后,就再也没点了。 我查了一下,团购在我们这里也没有开。 比如美团买菜等自提点很远,离我们最近的工地生活区也停止了团购。 根据地图,最近的自我提及点离这里4公里,我们也不能外出。 上个月公司经理打算给我们送面包等物资,但他没有通行证,车也开不到我们这里。 所以只能继续吃方便面了。

我是80年。 我今年42岁了。 我是安徽人。 我在上海也呆了很多年,对这个城市很有感情,也给了上海很多机会。 妻子在仁济医院做厨房后勤保障工作,两个多月没回家了。 这次的新冠灾祸,大家都很辛苦。 我被困在这里。 除了睡觉,上网,什么也做不了。 只是,希望新冠灾祸早点结束,早点重新开始工作。 我也不想吃方便面。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